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中国式闹婚:多少恶俗假“习俗”之名?

中国式闹婚:多少恶俗假“习俗”之名?

作者:   来源:  热度:82  时间:2018-03-01
近日,一段“公公醉酒婚礼现场强吻儿媳妇”的视频广为传播。配文称,“江苏盐城某国际酒店的婚礼现场,新郎父亲酒喝多了,强吻新娘!”图为网上流传的疑似公公&l

近日,一段“公公醉酒婚礼现场强吻儿媳妇”的视频广为传播。配文称,“江苏盐城某国际酒店的婚礼现场,新郎父亲酒喝多了,强吻新娘!”

图为网上流传的疑似公公“强吻”儿媳视频截图。(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根据最新的采访,相关当事人表示没有“强吻”(两个人的嘴唇有没有碰在一起),只是制造气氛的表演。不少网友表示当地有闹公公儿媳的风俗,但更多人在质疑:这样的风俗在当地已经很少出现了,即使真有如此风俗,就代表类似行为合理吗?

事实上,闹婚习俗已经不是第一次引发人们的争议了。各地闹婚习俗引发的闹剧不一而足,早些时候,著名影星柳岩为好友包贝尔婚礼当伴娘,险些被闹婚人群丢入水池,也曾引起全网关于闹婚习俗的大讨论。婚礼上的闹婚习俗,本为活跃气氛、制造欢乐,但它跟令人不适的边界又在哪儿呢?随着文化、生活环境的变迁,或许闹婚的习俗也应该随之调整变化才是。

作者 | 曾于里

“公公强吻儿媳”,如此带有噱头的消息一出,全网哗然。围绕于此的争论,自然也一浪高过一浪。

据当地人介绍,之所以闹婚时拿公公和新媳妇开涮,是因为当地流行“扒灰”的闹婚陋俗。什么是扒灰呢,就是公公和儿媳妇之间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江淮戏,公公扒灰一直是其中的经典剧目之一。其实不仅仅是盐城,全国的不少地方都存在这种婚礼习俗。

除了我们开头说的老公公强吻儿媳,还有让新娘和公公喝交杯酒;公公背着儿媳妇,绕全场,走两步喊一句:“我扒灰!”;让儿媳口对口的为公公喂食,喂食的食物越短越危险越好,等等。扒灰本是为了警戒乱伦,可实际却是女性在公众场合被公然霸凌、侮辱。这再一次触发了人们对于中国式恶俗闹婚的厌恶。

究竟种种类似闹婚恶俗是怎么来的?难道它们真的是无伤大雅的“习俗”?

闹婚与性启蒙

闹喜公公和新儿媳,从形式上讲属于闹婚。所谓闹婚,就是在婚礼上戏弄新郎新娘或伴郎伴娘,制造欢乐。而从中国民俗角度看,闹婚本不等同于恶俗。

闹婚是中国一种流传千年的结婚习俗,它是古代中国人结婚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行为据信可以追溯到汉朝。近代学人杨树达在《汉代婚丧礼俗考》考证,“而为之宾客者,往往饮酒欢笑,言行无忌,如近世闹新房之所为者,汉时即已有之。”《汉书》上也有记载,“新婚之夕,于窗外窃听新夫妇言语及其动止,以为笑乐。”

闹婚如何成为民俗?一方面,人们认为闹婚可以驱邪避灾,也会让新人将来日子红红火火,所谓“越热闹越喜庆,越尽兴越吉利”。

《汉代婚丧礼俗考》

作者: 杨树达

版本: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9年7月

但更关键的是,闹婚是有功利作用的。在古代中国,男女礼教非常严格,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婚恋也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此很多新婚夫妇“盲婚哑嫁”——也就是直到成亲当天都不知道双方长什么样。亲朋好友通过闹婚的形式让新人能够亲密接触,破除新人的紧张感。并且,因为礼教严格,新婚夫妻往往对性知识一片空白,只能通过旁敲侧击的闹婚方式,让新婚夫妻有所启发。民间有“新婚三天无大小”的说法,即来宾无论辈分,均可逾越礼法,肆意开玩笑,也就是说,闹婚一定程度上扮演着性启蒙的角色。

虽然现代社会“盲婚哑嫁”已基本不存在,但闹婚依旧保留下来,很多婚礼都有类似闹婚的环节,比如要求新人当众回答相识过程等问题,比如参与一些和善的小游戏。这样的形式其实无伤大雅。但不少地方的闹婚,也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随着性知识的普及,闹婚中的性知识传授的功利作用已经减弱了,性戏弄的成分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闹婚走了样,沦为低级下流的表演,比如展示身体私密部位、身着奇装异服、公开场合进行夫妻私密行为等要求;甚至有人借势变本加厉地猥亵新娘和伴娘,侵犯他人人身权利。

从习俗到恶俗

中国式闹婚,如何从民俗变为恶俗?

一方面,当前社会风气呈现出一种“娱乐至死”“娱乐无下限”的姿态,任何事情包括庄重的婚礼,在某些人那里都成了一种娱乐,这给了他们闹婚的底气。

而新婚现场,人人都图个喜庆,对于他人以“闹婚”名义提出的种种无理要求不好意思拒绝,最后只能强颜欢笑半推半就,而围观者也出于一种“看好戏”的心态推波助澜,这助长了野蛮闹婚的“匪气”。

另一方面,这是性压抑的畸形释放。

一直以来我们都忌讳谈论性(包括科学地谈、正常地谈),所谓“存天理,灭人欲”,性被视为洪水猛兽。越是忌讳,越可能导致一种性压抑的状态。即便是古代中国作为民俗的闹婚,也不无性压抑释放的成分,为的是满足闹事者猥琐的意淫需求。

电影《喜宴》剧照,影片中提及婚礼上的闹婚行为,调侃这是“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心理学者胡慎之就认为,中国式闹婚是性压抑后的发泄之所。“老压抑着,很难受。所以我们中国文化中,也会给到我们一些机会,去表达这样的压抑。比如,性压抑可以通过一些在恰当场合的意向性游戏去完成释放,闹洞房中的绝大多数游戏都是性意向的游戏”,也只有在闹婚这一情境中,性压抑才得以被“公开”释放。

无论是旁观者的笑,还是当事人的抗议,都会被湮灭在“这是一场游戏”的合理化和自我安慰当中。

所以李安导演借《喜宴》为中国式闹婚下了这样一个定义: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女性往往是闹婚的最大受害者

从种种低俗的闹婚现场来看,伴娘和新娘往往是最大的受害者。

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多次出现伴娘因闹婚而遭到人身侮辱和侵害的事件。一名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伸进了伴娘的衣服,在伴娘的胸部不断地摸索,寻找一颗油炸花生,但因为花生油太多很滑,所以迟迟拿不出来;西安某地的一场婚礼上,两名男子分坐在伴娘身边,对其脱衣袭胸,还将疑似伴娘的裙子掀开,女子喊叫反抗,但男子并没有及时停止;山东泰安地区有女性在担任伴娘的过程中,被带到新房隔壁卧室推倒在床,被十多人乱摸身体,随后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光;明星包贝尔婚礼上,作为伴娘的柳岩也险些被扔下水池……

伴娘是西式婚礼舶来品,并非中国传统婚礼元素,因此,“闹伴娘”其实是一种伪民俗,它本质是对女性的戏弄。女性的人格和权利并不被尊重,她们被物化和工具化,纯粹成为一种性欲望的娱乐和宣泄对象。

包贝尔的婚礼上,柳岩倒身在地、险些被闹婚人群扔入水中,也曾引发网友们对闹婚习俗的大讨论。

这实际是男权思想的“阴魂不散”。古代中国社会是一个父权社会,男性在社会中处于支配地位,女性处于劣势与服从的地位。男人在外面从政、打仗、服役、种地、打猎、经商等,女人在家内“主中馈”、务蚕织,生儿育女、孝敬公婆等。这样的社会关系就决定了,女性无法单独在社会上获取生存资源,比如女性不能经商、不能读书、不能考取功名,她们只能依附于男性而存在。这时,女人就和房子、牲畜、土地一样,是男人的私有财产,女性常常只是作为性欲对象和生育工具而存在。比如,古代对女性的要求是“三从四德”,“三从”指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无不是以讨好男权、跪舔男权为核心的。

虽然步入现代社会,“男女平等”的口号也喊了那么多年,但封建男权思想依旧有相当深厚的社会根基,并且时不时就借尸还魂一次,从层出不穷的“女德班”到种种侵犯女性的恶俗闹婚,就是最鲜明的例证。

《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报告》

作者: 谭琳 主编

版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年12月

有学者调查指出,女性越没地位时,闹婚越严重。闹婚不是中国人的专利,19世纪欧洲也曾有类似闹婚的举动。不过欧洲工业革命和启蒙运动之后,女性意识不断觉醒,女性地位不断提高,闹婚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2017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性别差距指数越高,意味着性别差距越小,中国排名第100位,排名连续9年下滑。而中国国内的统计数据也显示,越是贫穷的、女性地位低的地区,闹婚就越普遍,像北京、上海则很少出现恶俗闹婚。因此,闹婚者有恃无恐的背后,是整个社会性别差距依旧存在,是某些地方女性权利依旧稀缺,女性仍旧被物化和工具化。

中国人将结婚的仪式,称为婚礼。婚礼,讲究的是一个“礼”字。这“礼”首先是古代中国所说的“敬慎重正而后亲之”,两个相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庄重朴素。而在现代社会和文明社会,这个“礼”也是一种礼仪和风气,大而言之,它也折射了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风俗品位和文化气质。显然,时下的某些地方的恶俗闹婚,不仅与“礼”背道而驰,也与法背道而驰。

要纠正这种恶劣的风气,首先就应该将违法闹婚者(比如猥亵女性的)绳之于法,绝不姑息。如今不少闹婚已经超越了道德和法律底线,成为了“德闹”和“法闹”,对此行径,我们应该斩钉截铁地拒绝;一旦有轻薄女性、猥亵女性的举动,更应该立即忌起法律的武器。而从深层次来说,这则需要整个社会平等观念和性观念的更新,需要女性地位的不断提升,需要我们对女性权益的保护更为完善。比如当我们置身于新闻中的闹婚场合,请敢于翻脸,敢于说“不”。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作者:曾于里;编辑:走走。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阅读推荐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