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观点 | 寻根,不能忘记的还有海外流传的史实!

观点 | 寻根,不能忘记的还有海外流传的史实!

作者:   来源:  热度:87  时间:2018-03-01
如果说生活方式是文化的象征,日本文化能以“和”来体现,住“和式”房屋,穿和服,吃和食,形象鲜明。原文:《寻根还要放眼于海外流传的史实》作者:[日]长崎大学

如果说生活方式是文化的象征,日本文化能以“和”来体现,住“和式”房屋,穿和服,吃和食,形象鲜明。

原文:《寻根还要放眼于海外流传的史实》

作者:[日]长崎大学 连清吉

但是以饮食起居来说中国文化,就未必能彰显。因为中国幅员广大,南船北马,或田园闲居,怡情养性,或深宅大院,宽绰堂皇。而鱼米肉黍,口味嗜好虽殊异,具足多元风味的佳肴。又以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南往北来,东西交涉,融合圆通,推陈出新,或高明绚烂,或沉潜简素,博大精深,气象万千而形成中华文明。日本近代文化史学家,京都大学东洋史学教授内藤湖南(1866-1934)说:文明形成的经纬,首先是文化的内发,继而以“螺旋循环”的纵向升华,因革损益,或继承发展,或突破创新,又以横向的空间移动,传播到周边地区,产生深远的影响。汉字、儒学、民间信仰、饮茶、华人移民是中华文明的表征,由于海上丝路的交通,东方世界形成“汉字文化圈”、“儒学文化圈”、“妈祖信仰文化圈”、“饮茶文化圈”、“华侨文化圈”。

日本从古代到江户时代(1603-1866),除了遣隋使、遣唐使、留学中国的僧侣和生员通晓汉语以外,文人学者不会说汉语,却能创作汉诗文,用汉语注释论述中国经典。

对于中国典籍的理解,有以日文的语法语音训读中国经典之“汉文训读”的创制,幼时于“寺子屋”、私塾、庠序、私塾“素读”,或父兄授受,熟读背诵中国的经典诗文,及长则能创作汉诗文,注疏中国经典。探究其不能言说汉语而能撰述汉文学的因由,乃日本的中国学源远流长。内藤湖南以气象学的观点,说:“地球同一纬度的气温移动是波浪的曲线,中日文化思想的传播与影响亦然,中国的学问经过一百五六十年后,在日本流传结实”。综观日本的学术,日本古代至近世的学术思想史是中国学术思想史的再现,古代是汉唐学术文化的远绍,中世是隋唐佛学,近世是宋明理学,近代是清朝考证学的选别发展。至于日本汉文学史是日本文学史的一环,也是中国文学史的再现。秦汉的历史散文,汉魏五言诗,六朝骈文,唐宋以迄明清的古文与近体诗陆续专擅,中国古典文学再现于日本文学史上。

日本近代“东洋史学的巨峰”宫崎市定(1901-1995)从哲学、文学、印刷术、科学发达、艺术发达的现象,说明东西文艺复兴都具有复古、创造、进步和文化普及的精神。

宋儒于新儒学的构筑,古文家的古文复兴和反映都市经济生活之讲唱文学的盛行,是继承传统的开新,火药、罗盘的发明则意味着自然科学的进步,南北画的大成,远近构图的技法不但是中国山水画的基础,也为东西绘画创作所祖述。至于象征文艺复兴初期阶段的印刷术,在宋代即高度的发达,不但中国境内汉籍出版文化事业发达,传播朝鲜、日本,促进朝鲜版和和刻本的刊行而形成东亚文化圏。以宫崎市定“宋代是中国文艺复兴时代”的论述,考察日本江户时代的近世学术文化,既有古典回归的复古精神,浮世绘的艺术结晶,汉籍的和刻和译与讲述而文化普及,也有兰学的接受而西方科学文明萌芽。因此,日本近世也可以说是“日本文艺复兴的时代”。至于催生日本近世文化的媒介与元素,则是日本锁国时代唯一开放经贸交流的港市长崎,与唐船舶来的明朝闽地文化。

西村天囚(1865-1924) 强调日本的宋学发轫于镰仓时代(1192-1333)后期,萨摩藩(今鹿儿岛)禅僧训点《四书》与刊行朱熹《大学章句》,朱子学于是普及。

萨摩禅僧开启日本讲记朱子学的先声,转述经由琉球而溯源于闽地河洛宋学传承的消息。江户时代虽以朱子学为宗尚,而阳明学、汉唐注疏学、考证学相继登场,宛如赵宋以迄明清学术风尚的再现。而荻生徂徕(1666-1728)远绍杨慎的学问,祖述李攀龙、王世贞“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之说,提倡古文辞学,门下弟子出类拔萃,引领风骚,盛极一时。中井履轩(1732-1817)沉潜于经学与古音的研究,著述《七经雕题》《履轩古韵》,内藤湖南称之为“新学先驱”,其于日本儒学史的地位可匹配于顾炎武在中国近代学术史的地位。是知有明一代的学术为日本近世学问的取向。

至于汉籍的流传,长崎县立图书馆所藏《唐船书籍元帐》载记明清刊刻舶来长崎的书目,大庭修《江户时代における唐船持渡书の研究》记述“长崎书路”的始末,船舶入港的汉籍,不乏闽版刻本。

《琼浦夜话》记载长崎轶闻雅事的随笔,也是“唐通事”传习华语的读本,行间以片假名标注读音,其标音既有官话的读音,亦有闽地方言的标注。

横跨长崎中岛川的石桥群,是明清两代旅居长崎的僧侣、商人、通事斥资修建的,当年便利市集,畅通物流,今日则堪称户外博物馆(Outside Museum)。春节灯会,花灯高挂,倒影荡漾的夜景,洋溢异国情趣。俗称“唐寺”的崇福寺、福济寺也是明清两代旅居长崎的闽地华人修建。又有妈祖、福德正神的供奉祭祀,逢年过节,舞龙舞狮,都是闽地民间习俗的流传。歌曲传唱的载记也有泉州的“南音”。

长崎料亭飨宴的“卓袱”是转化方盘独享的和食方式,以圆桌摆置“华和兰”鱼肴而主客共享的传统美食。“卓袱”的语源是闽地方言的“桌布”。“煎茶道”形成于江户时代,以茶壶冲泡茶叶,品茗怡情,即滥觞于明代闽地饮茶的趣味。至于漳州赤绘的陶器则为江户时代文人雅士所爱用赏玩。

寻根中国文化,或能以“发想转换”的思维,放眼于海外流传的史实,日本长崎的近世文化,记存中国近世以来,海上丝路,尤其是闽地文化的渊源。抚今追昔,传承近世文艺复兴的史实,继往开来,推动二十一世纪中国文艺复兴,开创中国新文明,则是当代中国人的文化自觉与时代使命。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597期第8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阅读推荐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