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教程 > 东方梦工厂能否找到下一个“功夫熊猫

东方梦工厂能否找到下一个“功夫熊猫

作者:   来源:  热度:19  时间:2018-03-13
2018年2月7日,东方梦工厂发布消息,确定由传奇动画大师、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提名导演格兰·基恩(Glen Keane)执导东方梦工厂与Netflix联手打造的全新冒险音乐动画

2018年2月7日,东方梦工厂发布消息,确定由传奇动画大师、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提名导演格兰·基恩(Glen Keane)执导东方梦工厂与Netflix联手打造的全新冒险音乐动画电影OVER THE MOON(暂译:《奔月》),由Netflix独家海外播出,影片预计将于2020年在中国院线上映。故事讲述了小女孩为了寻找传说中的月亮女神,自己制作了火箭飞船并向月球进军的故事。

这是继东方梦工厂宣布由华人文化全资控股后,在具体业务上的最新动作。失去了美国梦工场的合资伙伴关系,失去了《功夫熊猫》这样的大IP,外界在为东方梦工厂担心,未来将如何实现中国动画电影的好莱坞梦?东方梦工厂如何为未来布局?

“去熊猫化”的“新梦工厂”

2月2日,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宣布以华人文化为首的中国财团正式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启用了“去熊猫化”和“去梦工厂化”的全新Logo,英文名称也由Oriental DreamWorks改为Pearl Studio。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中美合资动画公司要和“梦工厂”正式“离婚”。不过,它并非从此就变成了一个纯本土企业,除了其运营团队仍然保持国际化,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CEO黎瑞刚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针对东方梦工厂这个项目,目前已有多家境内外机构在与之接触洽谈,后续很可能会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

其实,关于梦工场动画的母公司康卡斯特,计划放弃所持有的东方梦工厂45%股份的消息,早在2017年3月就已经传出。近一年后,“靴子”终于落地。针对康卡斯特的“放弃”之说,黎瑞刚表示,“我们和美方的合作关系良好,不存在冲突和关系紧张,此次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是由中方提出的,同时也得到了环球方面的理解和支持,取得了双方均满意的结果。”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收购,黎瑞刚说,“到了现在这个节点,我们认为中方可以全资控股,这一决定得到了美方的理解和支持。”他指出,中国乃至全球的动画产业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巨大发展窗口。东方梦工厂成立6年以来,已经成长为拥有成熟团队、完善创意体系和项目开发机制,兼具全球视野和本土洞见的提供世界级家庭娱乐内容的公司,并实现了公司成立之初设定的战略目标。

在2012年8月,东方梦工厂正式成立时被寄予厚望,彼时,这宗跨国合资是当时上海市最大的中外合作文化交流投资项目之一。在华人文化的牵头下,上海文广、上海联和投资与美国梦工场动画合资组建了总部坐落于上海的东方梦工厂,合资项目中方控股54.55%、美方持股45.45%。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第一个在国家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的文化产业基金,而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则由上海市国资委主管。通过中国资本进驻梦工厂,可以学习好莱坞动画电影先进的流程与技术,东方梦工厂也被认为可能成为中国动画产业的“黄埔军校”。

动画电影是最能跨越文化障碍,赢得全球观众的电影类型。当时动画电影市场先有1998年迪斯尼公司制作的《花木兰》风靡全球,后有2008年梦工厂制作的《功夫熊猫》在全球创造票房奇迹,当国外的动画电影公司不断通过“中国文化符号”赢得世界青睐和商业价值时,中国电影(17.190,-0.33, -1.88%)人再也按耐不住。面对国内整个电影产业的短板现状,资本先行成为最易追赶的方式。正如黎瑞刚所说,“合资公司的模式,是一个产业发展初期最为高效的模式之一,这不仅是文化产业,也是其他很多行业在发展初期较多采用的发展模式,通过合作双方的深度协同实现互补资源投入产出比的最大化,加速发展。”

而华人文化所选择的合作对象就是创造了《功夫熊猫》这一超级中国元素IP的梦工厂动画。对于梦工厂,中国观众也不陌生。2004年,梦工厂动画从1994年成立的梦工厂工作室的动画部门分拆而成,并同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其创始人之一就是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除了《功夫熊猫》,《怪物史莱克》《马达加斯加》《驯龙高手》均出自梦工厂动画之手。

比单一IP更重要的是拥有完整体系

在梦工厂发展巅峰期成立的东方梦工厂,伴随着梦工厂被环球收购而命运跌宕。2016年,环球影业母公司、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运营商康卡斯特以38亿美元收购梦工厂动画,整合进入环球电影娱乐集团旗下,与环球影业并列成为子公司。虽然体量不及迪士尼,但是,环球影业近几年也推出了一些知名的动画电影作品,比如《神偷奶爸》和《小黄人》等。东方梦工厂作为梦工厂动画旗下的合资公司,是本次谈判中一个重要筹码。有媒体报道,得到东方梦工厂的环球影业,“中美合拍片不仅能摆脱每年引进电影的配额限制,45%的股份所能享受到的分成也比外国片方从分账片里获得25%的比例高出十几个点。”

但是,除了合拍《功夫熊猫3》,东方梦工厂并没有及时打造出属于自己的新IP。2016年1月上映的《功夫熊猫3》,在全球收获了5.21亿美元票房,中国内地贡献了10亿元人民币,与此前业内人士预计的将有望赶超《捉妖记》,突破20亿票房的预期相去甚远,反倒是本土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为票房黑马。《功夫熊猫3》取得的15亿元的衍生品零售收入反而显得更加突出。

对于功夫熊猫这一IP的超高期待值在外界看来并不及预期的票房表现,东方梦工厂首席执行官朱承华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双方对于《功夫熊猫3》取得的成绩都表示满意,尤其是东方梦工厂的表现更加是超乎双方股东的预期。”该部影片的票房在当年位列全球所有电影票房榜前20名。

不过,除了票房收入的直观指标,东方梦工厂更看重的是本次全程参与好莱坞级别项目的过程。

朱承华指出,东方梦工厂通过合拍制作《功夫熊猫3》,形成了对于好莱坞级别项目在预算上、项目管理、技术管理、质量管理等等的整体把控力。在此基础上开发的“Creative Hub”制作策略,可以同时进行多个不同项目的制作管理。

公司还通过《功夫熊猫3》的成功实践形成了一套衍生业务模式和系统化的创意体系,并通过与全球顶尖创意人才的对接,输出高质量的创意内容和开发项目。“未来东方梦工厂的每个原创项目中撬动的产业人才将超过500人。”朱承华说。

向好莱坞电影学习产业链专业细分和全球协作,实现工业化运作比一部影片的票房更为重要。

朱承华被认为是中国家庭娱乐业的明星人物。早在2005年,他作为迪士尼中国第一批职业经理人,开启了迪士尼消费品业务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在为迪士尼成功打开中国市场之后,他转型成为一名创业者,打造互联网时代的动漫品牌——《赛尔号》和《摩尔庄园》系列。2013年东方梦工厂成立后,他再次华丽转身成为东梦的创始成员。

华人文化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后,整体的管理团队和制作创意团队仍是中美合璧。目前,主要高管有首席执行官朱承华、首席创意官周珮铃、动画工作室负责人Dagan Potter、衍生业务总经理许鹏翀及公司运营负责人周从意,他们都是东方梦工厂的初创团队,加入东方梦工厂之前已经在动画领域有代表作品和管理运营经验。

除了东方梦工厂的合作,值得注意的是华人文化和好莱坞也有其他合作。黎瑞刚讲道,“比方和华纳兄弟成立旗舰影业、投资Imagine,在动画电影的基础上,进一步帮助我们切入到了真人电影,甚至美剧生产的核心。通过投资全球最大的演艺经纪公司CAA,并和CAA合资建立中国业务,帮助我们接入了全球最大的头部娱乐经纪的艺人资源,并参与到CAA在全球娱乐产业的组局操盘中,也学习到了宝贵的经验。这些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价值。”

中美合资6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搜索关于东方梦工厂的新闻,可以看到,在其成立的6年内,更换了三任CEO,前两任皆是外籍,在美国梦工场被康卡斯特收购的2016年,东方梦工厂的原衍生品副总裁朱承华被委任为CEO,并且时有传出裁员消息,如在2017年3月的媒体报道中,东方梦工厂的工作人员由曾经的近300名员工,缩减为不到100人。同时,在动画电影业务除了《功夫熊猫》也显得乏善可陈。所以,才有康卡斯特希望能出售股权的传闻。

但是,朱承华对《商学院》记者表示,“裁员是外界对我们的一种误读,我们过去不仅在纽约和洛杉矶设了分部,未来也将向更多海外市场扩张。公司组织架构的设定是与公司的业务策略紧密相关的。”

除了高层变动和人员离职的新闻,关于中方与美方在合作中如何分工配合的问题也得到了关注。2013年6月,在《疯狂原始人》上映期间,美国梦工场CEO卡森伯格来到中国参加某财富论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东方梦工厂是梦工厂在中国的合作伙伴,梦工厂动画只占有少数股权。虽然他极力肯定中方的主动权和发言权,但是,根据他的描述双方的合作模式为“充分包容”,中方也更多地参与到了从电影制作到发行的各个环节。不过,中国方面负责公司运营,而好莱坞方面则负责创意以及制作。

由此可以看到,美国人在创意研发阶段的控制权。也许是卡森伯格的表述有歧义,黎瑞刚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并不属实,东方梦工厂参与了中美合拍片《功夫熊猫3》从前期至后期的全工序。”他指出,中美合拍是东方梦工厂打造面向全球观众影片,融入从创意到发行全球产业链的起步。

不过,一名东方梦工厂的前项目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东梦初期由美国老板拍板,他们年龄通常比较大,不太了解中国年轻人喜欢什么,所以我们每天要找大量资料告诉他们,现在中国流行什么。”他认为,双方合作模式,文化差异是最核心的问题。

黎瑞刚解释道:“所谓文化冲突和合作分歧是一种过度解读。其实不光是娱乐行业的合资公司,无论是科技的、消费类的公司,合资都会带来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体系、不同团队之间的磨合,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只要双方有战略的协同,在合作过程中能够慢慢地找到契合点。”他指出,好莱坞拥有世界上最为成熟的影视娱乐工业,包括强大的创意、开发、制作、发行和衍生业务等一整套完整体系。通过和好莱坞的深度合作,东方梦工厂在以上这些方面都获得了很大的突破。

确实,争取与美方同等的地位,不沦为梦工场动画在中国的外包团队或者是分支机构是当时黎瑞刚一再坚持的。与纯粹的财务性投资合作不同,东方梦工厂要真正通过控股合资的形式来学习好莱坞的核心能力,就必须要全面参与项目进展的整个过程,并且具有一定决策权。据了解,在拍摄题材、投资成本以及宣传渠道等多个方面,好莱坞都会和中方团队进行协商,并且后者具有相当的话语权。但是,剧本的前期开发是卡森伯格唯一没有妥协的内容。

关于中国在动画产业目前的发展现状,朱承华表示,“中国动画行业经过多年的行业发展,不断地涌现和累积优秀人才,也有很多优秀作品。但是,各细分化的领域里也存在人才累积不平衡的现状。尤其能制作出比肩好莱坞一线动画电影的领域,顶尖人才总是供不应求的。”

他指出,当今全球的动画产业格局不断在升级进化,整个产业链都趋向于专业细分、全球协作。将核心的创意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将生产制作外包出去。对于这样的趋势,融入到全球产业链中既可以赶上全球竞争对手的步伐,也是累积核心人才的途径之一。

在这一趋势面前,华人文化在影视产业中的资源也为东方梦工厂提供了产品链支持。比如,在国内发行方面,依托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的大平台,在保留一定的宣传功能外,充分利用和发挥CMC平台上的发行优势和资源。

用完整体系打造更多“功夫熊猫”

由于东方梦工厂的新Logo中已经把熊猫元素去掉,虽然可以理解为东方梦工厂要成为面向全球观众的世界级公司,但是不免有人理解为梦工厂有可能收回了《功夫熊猫》的版权。东方梦工厂首席执行官朱承华回复《商学院》记者表示,“IP归属和运营体系极其复杂,涉及商业机密,出于合作方之间的保密协议约定,详情不便透露。”他解释到,东方梦工厂自成立之日起,就以打造原创IP为目标,目前无论是公司创意开发体系还是团队能力,都具备了非常好的成功条件。

如果《功夫熊猫》代表的是梦工厂的过去,那么东方梦工厂何时能够再造一个“功夫熊猫”?朱承华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对于东方梦工厂而言,我们着眼点不仅在于打造一部成功的面向全球观众的动画电影或动画IP。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建立一套完整的体系,可以持续不断推出面向全球的大IP,为中国以及全球观众提供世界级的家庭娱乐体验。”

对于东方梦工厂来说,它的梦想是成为立足中国的世界级家庭娱乐跨国品牌,这也意味着,它要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朱承华表示,经过6年的耕耘和探索,东方梦工厂建立了完整的创意流程体系,融入全球动画产业链的制作策略以及全方位整合的专业衍生业务开发能力,现在已蓄势待发,准备好了打造完全属于自己的原创IP。

目前,东方梦工厂最新原创电影EVEREST(中文名字还没定)即将于2019年秋季在全球上映,而最新的动画电影项目冒险音乐动画电影OVER THE MOON(暂译:《奔月》)刚刚对外公布,另外还有超过10个创意项目处于较成熟的开发阶段,还有大量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原创项目。未来计划每年推出1-2部原创作品。

谈起EVEREST,朱承华显得信心十足,作为东方梦工厂首部原创动画电影作品,该部影片将由环球影业进行全球发行,他指出,被环球影业选中,也证明了市场对于东方梦工厂所出作品的认同。目前正在制作中。

他表示,“我们推出的作品都以全球观众为考虑,逐步实现中国动画的工业化道路。” 但是,关于投入资金,“目前不便透露,但肯定是全球大片的品质标准。”朱承华对《商学院》记者表示。

如果《功夫熊猫3》还仍旧是东方梦工厂利用资本力量向好莱坞学习的合拍学徒作品,那么,EVEREST则是检验学习成果的成绩单。

从由中国人向世界讲述好中国故事的愿景,到由中国人主导的国际化团队面向全球讲述好世界故事。东方梦工厂能否承担起重任,我们仍需要继续等待。

阅读推荐

广告位 ID:2 320*120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